全部藏品

探索43個藏品
鑲嵌綠松石駝首刀
鑲嵌綠松石駝首刀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柄與刃一體鑄造,柄斷面呈橢圓形,柄端為駱駝首。柄與刃間有欄,刀略向內側彎曲,背厚刃薄。駱駝的眼框以及鼻上的凸起都呈短管狀。眼下有半環,飾以一雙環鏈。口中空,喉部有半環,半環上繫一舌形鏈,可以左右擺動。柄身兩面均有兩粗線,上設三圓形中空凸起,兩側轉折處以直線分欄,飾以斜線紋。
鑲嵌綠松石獸面飾
鑲嵌綠松石獸面飾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西北岡2017號馬坑僅存一半,內有兩具馬頭骨及馬羈組的青銅裝飾件。本器可能是馬冠飾,裝飾在馬的額頭上。全器為凸起的半立體獸面,背面凹入,有X形梁一組。以青銅為底,並鑄出纖細的輪廓線,再鑲嵌綠松石。
石虎首人身跪姿立雕
石虎首人身跪姿立雕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虎首人身,作跪姿,雙手撐於雙膝上。背後有豎凹槽由上至下貫穿背部,虎的胯下亦有一與豎槽垂直的小凹槽,可以將本石雕嵌入木結構中。虎頭略仰,張口露出鋸形齒與犬齒,兩耳豎起。以強有力的凹線紋刻出眼、鼻以及虎身各部紋飾。
玉蛙
玉蛙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深綠色,質地細膩溫潤,有凍石質感,映光微透。有不少小的白色雲翳狀物質。全體近圓形,蛙頭部突出,四足屈曲俯伏,鼓腹,形象生動。底部平,唯吻部斜上;背部平滑,向周緣弧下。以減地法雕出蛙的四足眼鼻。背帶一穿,兩面對鑽,底部穿口不周圓,有階。
石龍
石龍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龍形立雕,頭部小於腹部,口端平齊,如一長條,直達兩端,鼻微凸,背上兩長角,有陰線紋,腹下頭部為刻有五倒陰線紋之足,腹後部為捲曲之尾。色灰白。
骨觚形器
骨觚形器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保存全器各面,下端完整,上端殘缺,上口略大於下口,器身斷面作圓角三角形,應是利用脛骨製作。以三組弦紋或溝槽將器身分為四段。器物上端及下端飾以一周對分之獸面紋,以雷紋填地。上端獸面紋以下的中段紋飾帶佔器身大部,主紋為一下方作倒三角形的獸面,三角紋的兩側各飾一豎尾龍紋,以雷紋填地。
石蟬
石蟬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全體作蟬形,兩翼斂下,目突出,隱約可見吻部,雕刻簡單而神似。頭與身分界處有弦紋二,背部另有一三角紋。底部約略雕出腹部形狀,有兩道平行突稜,應以利安放。
羊首刀
羊首刀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羊頭刀,全身分為身、柄、本三部,身部凸背凹刃,柄為實心,斷面成橢圓形,中有一穿縫,本端為羊頭形,柄及本部均殘留綠松石,身與柄交接處有闌,鏽蝕。柄節有布紋痕跡。身部近闌本處有修補過。
刻劃獸骨
刻劃獸骨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民國十八年第三次殷墟發掘所得,在一塊牛骨上剤劃了許多動物的形象,儼然一幅寫生圖,圖中有一隻老虎和一隻大象,大象肚子還懷著一隻小象,肚子下面還有一隻小鹿,襯托出象的高大。這一骨版真可說是殷人刻劃的精品。
石蛙
石蛙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斑駁的灰黃褐色,表面微受風化。呈四足蜷縮的伏蛙形,縫狀口,口上有圓穴形鼻孔一對,鼻上前部浮刻月牙形隆起一道,因風化全形不詳。圓圈眼,眉浮雕,身軀肥壯,腹膨碩。前足縮折於項側下,五爪陰紋,四向外彎,一向內彎;後足收束折疊於臀後,微踮,有將躍起之勢,形象生動。
石蟬
石蟬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有深淺不一的條帶狀綠色帶,背部以陰線刻出翼、頭部與鼻部,二眼為減地法刻出,腹部有近方形突出,如蟬停於地上。
石虎首
石虎首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造型前後長,左右窄,由五官特徵看,應為虎首。背後有一寬凹槽,上方橫切一塊,顯示本器與 T 字形斷面的木結構相接。以立雕技法雕出輪廓及耳、鼻、口、齒等,再以凸線勾勒眼部。
陶水牛頭
陶水牛頭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陶塑,色灰,以圓角長方體表現牛首,造型簡單。頂面略帶弧度,以泥片堆塑牛角及兩眼,牛角刻有連續 V 形紋,前端可見口、鼻,底面平,有一長方形凹槽。
帶刻辭鹿頭骨
帶刻辭鹿頭骨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為一鹿頭骨,刻有甲骨文15字,字體風格與R041039相同。記載殷王征討方國後,回程在蒿地田獵,獲得獵物祭祀文武丁的事情。
石對尾雙伏獸
石對尾雙伏獸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扁長方形,上下平,造型左右對稱,為兩臀部相連的伏獸,兩獸形態與紋飾相同,其間有凹線一道作為分界。伏獸身軀略作方形,背部滿刻紋飾,為一對卷尾夔龍。頭作弧狀,凸出器外。口大,位於器前端,齒牙如鋸,吻部上段刻有龍紋及蟲紋。鼻上卷,方眼鉤眉,均與背部在同一平面,僅略凸起。伏獸有四足,帶爪。
帶刻辭牛距骨
帶刻辭牛距骨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本刻辭為1936年殷虛第13次發掘所得,為殷虛文化期第五期的記事刻辭,字體風格也與金文較接近。
牛方鼎
牛方鼎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出土於西北岡1004號大墓南墓道北端與墓室交界處,出土時與鹿方鼎並置。長方形,四足兩耳,唇緣外撇,器身四角及中間均有扉稜,四足中空,自上俯視可見器內底有四個孔洞。腹部四壁與四足上部都裝飾了大而立體的牛首紋飾,由牛角型態可知為水牛,因稱之為牛方鼎。器長邊面上的牛首兩側裝飾了冠羽飛揚的猛禽。
石雙面梟首
石雙面梟首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器的前後兩面為相同的立雕梟首,梟的上喙凸出、內卷,角、耳、下喙皆為淺浮雕,再以陰線刻出眼部等細節。斷面近似菱形,頂部中心部位有一上下貫穿的圓孔。應為木構建築或竿頭的飾件。1001號大墓出土兩件,形制完全相同。
玉立鳥筓
玉立鳥筓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圓錐體,器物上半段為一直立、交翅、斂尾的鷹隼,下段收束為尖錐形。僅鳥首雕刻出輪廓,鳥首以下、羽翅及爪均以減地淺浮雕方式表現。兩翅延伸至背部交叉,背部頸以下、兩翼相交處之上,另有淺浮雕勾線表現羽毛,但紋飾低淺,幾不能辨。尾部以下另有一凸起弦紋。鳥喙帶有一穿孔,器物中段、尾下另有一穿。
玉龍形飾
玉龍形飾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黃綠色,玉質細膩溫潤,含極少數淺色斑點,鼻端有褐沁。圓環狀,中央有穿孔。一面平而無紋,另一面稍弧,周緣緩斜下,似為一小璧形器改製而成。稍弧的一面以陰線雕刻出龍首,整體形似簡化而對剖的紅山文化玉豬龍。在平面端部分有切削痕。
玉象
玉象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斑駁的暗綠色,多處含白色區帶,器表有褐沁。立雕,長鼻與尾殘缺,大耳高聳,口中舌微露出,無牙,腹下四矮足。全器紋飾以陰線刻畫,身上遍刻勾連紋,各足底部可見三腳趾。此器曾經被李濟與 H. Hansford 鑑定為南陽玉,但是根據紅外線吸收光譜分析顯示為閃玉。
鳥尊
鳥尊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器身作鳥形,由腹下兩足與中空的尾翅形成三個支點,鳥足趾屈曲如鉤。口緣下有兩貫耳。蓋已失,原應為鳥首狀。器表接滿裝紋飾,胸、背各有一道扉稜,左右兩側紋飾對稱。胸飾倒置的獸面,兩翅飾以盤蛇紋,空處填各式夔紋,並以細膩的雲雷紋襯地。器腹外底鑄有一虎形銘文,首上有枝狀角。
石虎
石虎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色灰白,虎形立雕,頭部特大,口為一橫長條,刻紋甚淺,上為彎鼻,其後為臣形眼,眼背之間聳立兩耳,中有一缺口,背部凹下不平,腹下為一長形足,亦不平整,腹後部為一長尾。尾尖略翹起。
大理石龜形立雕
大理石龜形立雕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灰白色大理石龜形雕。保存完整,惟部份表面風化以致磨面脫落。底面染紅色。伏龜形,頸尾,四足皆伸出甲外,四足皆向前曲(如龜之通常姿態)。尾向左彎,頗寫真,由鼻尖至尾尖起一貫通全身之中脊將龜分為相對稱之左右兩半。

頁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