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藏品

探索23個藏品
西北岡墓1400東道口出土之青銅人面位置
西北岡墓1400東道口出土之青銅人面位置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青銅人面
青銅人面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人面形象相當寫實,寬顴,短額,頂部有一環形鈕可供懸掛,人面背側在耳、鼻和雙眼處鑄有六管高突於器表的實心柱狀物,當非實用的面具。與寢小室盂、右杓、龍紋盤和陶磢等器共出於1400號大墓之東墓道西端,具體用途不詳。
西北岡墓1400東道口出土之陶磢位置
西北岡墓1400東道口出土之陶磢位置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獸面紋單鋬鼎
獸面紋單鋬鼎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此鼎與另一獸面紋單鋬鼎R001111、R001752溫鼎,出土於同一祭祀坑。頸部內縮,器身做罐形,一側有鋬。罐形鼎較為少見,而帶直鋬的例子又更稀少。與一般銅鼎另一相異處在口緣部位未設寬唇。器腹上方飾以窄細的獸面紋帶,獸面紋帶的下方,另有蕉葉紋,器鋬以羊首裝飾。
硬陶帶蓋瓿
硬陶帶蓋瓿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蓋頂有一小圈足可倒置,子母口。器身為子口,兩側各有二小貫耳,微鼓腹,圈足略外侈。全身殘破,由多片殘片黏合。蓋部與口緣下均有同樣的一道紋飾,由上下兩道凹弦紋夾以連續間隔的斜線,另外於兩側的小耳邊有自上而下的短凹痕。
龍紋盤
龍紋盤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本器外壁有環繞器身一周,首尾相銜的陰線盤龍紋,龍口間可見蛇信,龍身遍施鱗紋,內底素面無紋,外底另有折線紋。本器與寢小室盂及其他盥洗用器,同出於1400號大墓東墓道近墓室的西口,並倒扣於寢小室盂(R001092)之上,應為水器。
右勺
右勺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勺口外敞,橢圓形,腹深,帶圓柱狀柄,當為舀水器。通體平素無紋,柄上有銘一字「又」(右)。
西北岡墓1400東道口出土之龍紋盤位置
西北岡墓1400東道口出土之龍紋盤位置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西北岡墓1400東道口出土之弦紋壺位置
西北岡墓1400東道口出土之弦紋壺位置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寢小室盂
寢小室盂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侈口、圓腹圈足,帶雙附耳。器耳似為器身完成後,以鑄接方式製作,器內壁接合處飾以渦紋。本器裝飾十分精巧,蕈狀蓋鈕上飾鱗紋,蓋緣和器頸各飾夔鳥紋一周,器腹則有十二組內填一雙向夔紋的垂葉紋,外底更見有一細線淺浮雕的盤龍紋。
蟠虺紋罍
蟠虺紋罍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歛口細頸,鼓腹平底,口緣向外平出為厚唇。有蓋,頂為圈狀把。蓋壁凸帶二匝,分飾蟠虺紋及三角紋,肩腹繩紋凸帶三周四層:上層蟠虺紋;二層三角紋中填蟠虺紋;三層圓渦紋六個;下層三角紋及蟠虺紋相雜。
西北岡墓1400東道口出土之右勺位置
西北岡墓1400東道口出土之右勺位置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西北岡墓1400發掘照片
西北岡墓1400發掘照片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民國二十四年秋,十月十二日,西北岡第三次發掘,HPKM1400號大墓龍紋盤、寢小室盂、右勺、壺、青銅人面、陶磢出土情形。收錄於《殷墟發掘照片選輯1928-1937》,圖版128。
商王洗澡要洗熱水
商王洗澡要洗熱水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蟠螭紋鑑
蟠螭紋鑑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與R18525(HLM060:65)為一對。大口迂壁,平底,唇向外平出,唇下凹槽一周,肩部對生四耳,耳飾一獸頭,各含一環,環飾蟠虺紋,肩腹部平帶二周,分三層,上層(在槽)內菱紋,二、三層均飾蟠螭紋。
溫鼎
溫鼎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器腹下段做外侈的罐形,深度較一般銅鼎更深。這樣的大型鼎,在挹取鼎內盛物時,可能還需要其他的器具。頸部飾以鳥紋,腹部為蕉葉紋,三柱足上端飾以雷紋與蕉葉紋。此類銅鼎以如此精緻的紋飾來裝飾,尚無其他例子。器內底鑄有銘文「溫」。
西北岡墓1400東道口出土之寢小室盂位置
西北岡墓1400東道口出土之寢小室盂位置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陶磢
陶磢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器作圓餅狀,微凸的一面因滿布繩紋或斜方格紋而略為粗糙,另一面略凹且帶弧形把手,上飾連續的三角形紋。同出的陶磢共有五件,位在寢小室盂和龍紋盤之東南五十公分處,推測應為盥洗時搓垢用的清潔用具。
弦紋壺
弦紋壺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形制為普通之壺形,口下二陽弦紋,圈足有陽弦紋二道。口唇足底為平面想狹側成棱脊。
西北岡墓1400發掘照片
西北岡墓1400發掘照片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民國二十四年十月十二日,HPKM1400號大墓發掘,主持發掘及記錄之李景聃與東道口出土之寢小室盂銅器群。收錄於《殷墟發掘照片選輯1928-1937》,圖版126。
銅勺
銅勺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此類器物多與尊或卣等容器共伴出土,常被認為是挹取液體之用。此器柄部以平行線條做為裝飾,杯部素面無紋。末端殘,有一小孔。
獸面紋單鋬鼎
獸面紋單鋬鼎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此鼎與另一獸面紋單鋬鼎R001110、R001752溫鼎,出土於同一祭祀坑。頸部內縮,器身做罐形,一側有鋬。罐形鼎較為少見,而帶直鋬的例子又更稀少。與一般銅鼎另一相異處在口緣部位未設寬唇。器腹上方飾以窄細的獸面紋帶。器身在與鋬交接的位置上,各有一突出的短柱,應是用以增加鋬與器身鑄合的強度。
銅勺
銅勺
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
此類器物多與尊或卣等容器共伴出土,常被認為是挹取液體之用。本器雖然素面無紋,但柄部為了與其他器物相連接而做成銎口,相當罕見。